北京诈骗律师logo

北京诈骗律师网
刘律师咨询手机:17301065666
北京诈骗律师

联系律师

    北京刘波律师

    咨询手机:17301065666
    微信咨询:微信号即手机号
    执业证号:11101200910148866
    执业机构:北京渊博律师事务所
    办公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搜宝商务中心3号楼1509室。

北京“以房养老”诈骗案一审开庭 被告人不认罪

时间:2019-01-30 17:38:42

  1月29日,“‘以房养老’诈骗老人200余万元”一案于朝阳法院开庭审理。庭上,被告人孟某被指控以“以房养老”项目投资可高额返利为由,骗取被害人徐女士人民币240余万元。被告人孟某否认自己的行为构成诈骗罪,认为其属于民事纠纷。

“以房养老”诈骗案一审开庭

  被告人孟某当庭否认诈骗。实习生 王佳珺/摄

  仅获一次“返利” 发现房产被出售

  据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孟某系瑞达利远投资公司业务员,其于2015年间伙同他人以“以房养老”项目投资可以高额返利为由,骗取被害人徐女士(女,65岁,北京市人)人民币240余万元。

  2018年4月25日,被告人孟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公诉机关认为,孟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安机关提供的供诉显示,2015年3月,徐女士通过瑞达利远投资公司“以房养老”讲座认识该公司业务员孟某和曹某,并于2015年5月上旬将两套房产的房本、结婚证、户口本交给孟某和曹某,由对方办理“以房养老”业务。

  在两人的运作下,徐女士将房子抵押给了庞某,收到了170万元。但庞某和曹某分别让徐女士转账39.2万元、10万元作为保证金和运作费,并将120.8万元转账给孟某用于项目投资。

  孟某此前承诺,房屋贷款利息由自己归还,并每月按6%向徐女士返利,一年后还清贷款并替徐女士将房屋赎回。但第一次返利,孟某仅向徐女士支付人民币3万元,而且此后徐女士再未收到任何转账或分红返利。

  2015年5月21日,徐女士在曹某推荐下再次办理抵押贷款,将房屋抵押给王某,贷款金额达230余万元。在曹某指引下,徐女士将其中140万元用于偿还第一次的抵押贷款,并向多名自称为其办理“以房养老”项目的人转账各项业务手续费共90多万元。

  直到2015年12月初,徐女士接到王某下属的电话,要求自己归还房屋贷款本金,同时发现自己的房产在房屋中介公司出售,徐女士才意识到自己被骗,随后报警。

  被告人否认诈骗 辩称只是民事纠纷

  法庭上,孟某否认自己以瑞达利远投资公司业务员名义为徐女士办理“以房养老”业务贷款,称自己于业务办理完成前已经离职,系以个人名义和徐女士达成借款协议,属于民事纠纷。

  孟某解释说,因自己有意向投资某慈善基金而向徐女士进行个人借款,但之后将借款投资于海南海帝投资管理公司。由于项目投资受到曹某等人欺骗,自己未能遵从约定向徐女士返还本金和分红,并无骗取钱财的主观故意。至于徐女士办理的第二次房屋抵押贷款,自己并不知情。

  庭后,徐女士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表示,2015年“以房养老”项目正火,孟某等人告诉自己,只要将房屋抵押获得的资金交给投资公司,自己每个月就能拿到几千元返利。由于当时听很多人说拿到了钱,自己也就相信了。

  对于孟某在法庭上的供述,徐女士表示,她此前不知道孟某以个人名义借款,她一直以为是公司办理业务。“如果是个人借款,我绝对不会(办理贷款)。”

  当被问及在没有签任何合同的情况下,为什么仍相信孟某时,徐女士说:“她一直说会还钱,(所以)我还是相信她。”

  目前,被害人徐女士的儿子已通过借款将两处房产从王某处赎回。由于要还借款,徐家已将其中一套房产卖出。

  该案未当庭宣判。

  法律相关知识:

  最高法院关于诈骗罪的司法解释是什么?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于2011年2月21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512次会议、2010年11月24日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一届检察委员会第49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11年4月8日起施行。

  二○一一年三月一日

  为依法惩治诈骗犯罪活动,保护公私财产所有权,根据刑法、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结合司法实践的需要,现就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解释如下:

  第一条 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三千元至一万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可以结合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在前款规定的数额幅度内,共同研究确定本地区执行的具体数额标准,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备案。

  第二条 诈骗公私财物达到本解释第一条规定的数额标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酌情从严惩处:

  (一)通过发送短信、拨打电话或者利用互联网、广播电视、报刊杂志等发布虚假信息,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诈骗的;

  (二)诈骗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医疗款物的;

  (三)以赈灾募捐名义实施诈骗的;

  (四)诈骗残疾人、老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人的财物的;

  (五)造成被害人自杀、精神失常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